外国学者则有密兴&middot

2017-04-04 07:18

  二、回归根本解读“龙纹铅饼”的戳记与符号

  最早对带龙纹圆形铅饼做出解释的是郑文焯先生1913年发表在《神州大观》的一篇《腊丁金?》,文中解释了龙纹铅饼凹面的一圈符号,认为这一圈符号是“外文”。自此之后,“外文铅饼”之说似乎得到了学者一致认可,逾百年之久,而几成定论。国内持此说的代表性学者如蔡季襄就认为其中“有几个古希腊文,有几个古拉丁文”,外国学者则有密兴·海尔芬(Maenchen - Helfen)持类似观点,说“铭文是中国人仿抄的失真的希腊文”,同时认为他已经解读了币上的符号铭文等等。但作铭先生对于密兴·海尔芬的解读提出了疑问,林梅村先生对此也否定意见,指出“在研究过程中在铭文内转写加入了原文没有的字母,并把原有的字母主观的改变为其他字母”,同时将之视为贵霜大月氏人的遗物,这种考释十分牵强。不过,这些学者并未否认这些符号是“外文”或另外一种西域国家文字的观点。综而观之,这些学者一致认为这圈符号是“外文”字母,研究重心也都放在了解读它们究竟是何种外文字母上,以至出现拉丁文、希腊文、安息文、“天竺”货币、仿西域国通用文字等多种说法。然而,问题恰在于,倘若囿于“外文”一说,立论根基完全被弄错了,如此则不论你做出何种解读,均不免纰漏百出,难及事物原本意义。

  关于“龙纹铅饼”或者说“白金三品”之龙币身份的讨论由来已久,讨论的重点是已发现的三百多枚“龙纹铅饼”上均有的一圈符号和在一圈符号内均有的两个阳文戳记“少”字(见图三),焦点是究竟怎样解释这一圈符号的含义。不过,遗憾的是,讨论了百年之久,尚无任何一个解释,能够令所有人信服。

  如果将2015年扬州汉墓中出土的“龙纹铅饼 ”和椭圆形龟币,与已经发现的“白金三品”做一比较,不难发现,二者在形状、纹饰、铭文、戳记、重量、尺寸等特征上高度一致,据此审视扬州汉墓中出土的实物,显见并非什么外国的东西,恰恰相反,它们是地道的中国物品,将所谓“外文铅饼”视为“白金三品”之龙币,将龟背纹椭圆形器视为“白金三品”之龟币,显然更加合乎史实。